top of page

华尔街日报:郭文贵追随者讲述如何被吸引入局

文章来源: 华尔街日报

中国流亡商人郭文贵被指控牵头策划了一个骗局,从众多追随者手中诈骗逾10亿美元。一些追随者称正协助联邦政府调查,也在思考是如何被郭文贵蒙骗的。

Liu Jun曾破除层层阻力才把钱投给中国流亡商人郭文贵,后者凭借中国政府的政治阴谋故事和丰厚的投资回报承诺吸引了大批追随者。


这位53岁的东京家庭主妇说,当初她打算给郭文贵转账时,曾遭丈夫的各种反对和劝阻,丈夫甚至威胁要离婚。她说,她当时尝试通过银行转账投资郭文贵推销的一项业务时,许多家银行都拒绝了这项交易,并警告称这可能是个骗局。


她说,她当时没有理会这些担心,在2020年5月从她的毕生积蓄中转出了35,000美元。她甚至劝说银行员工一起投资。


上个月,美国联邦政府逮捕了郭文贵,指控他牵头策划了一个骗局,从大批追随者那里诈骗了超过10亿美元,这些追随者认为他们是在投资郭文贵的GTV Media Group和其他创业项目,根据郭文贵的说法,这些企业将推动将民主引入中国以及推翻中共统治。美国政府称,对于这些所谓的追随者的投资,他挪用了很大一部分进行大肆挥霍,购买了包括新泽西州一套2600万美元的住宅、一艘3700万美元的游艇和一辆440万美元的布加迪跑车等。


在曼哈顿联邦法院的一次提审中郭文贵拒不认罪。他的律师未回应置评请求。


许多投钱给郭文贵的追随者说,他们没有看到他承诺的丰厚投资回报,就连本钱也没有拿回。一些追随者称正在协助联邦政府的调查,也在思考他们是如何被郭文贵蒙骗的。


Liu说,她是被郭文贵的成功商人形象所吸引。郭文贵当时住在纽约第五大道荷兰雪梨酒店(Sherry-Netherland Hotel)的第18层,穿着光鲜亮丽的西装,有时身着传统中式长衫。


Liu说,郭文贵与美国前总统川普(Donald Trump)的顾问班农(Steve Bannon)等人的关系也增强了她对郭文贵的信任感。Liu称,自己在政治上太幼稚。班农于2020年8月在郭文贵的游艇上被捕,他被控在一个与郭文贵无关的骗局中进行欺诈。班农已作出无罪辩护,川普在离任前赦免了他。班农的律师没有回应关于他与郭文贵关系的置评请求。


郭文贵自称以前是一名共产党内部人士,后来变成了异见人士。他靠房地产发家,并称他于2014年逃离中国。郭文贵说,他认为,在中国领导人习近平开展反腐行动之后,中国政府就计划逮捕他,于是他在美国寻求了政治庇护。


中国政府对郭文贵的抨击进行了反击,称他是一个哗众取宠的罪犯,对他提起了贿赂、绑架、欺诈和其他指控。郭文贵已否认这些指控。


此前,许多追随者经常观看郭文贵在YouTube上每天一小时的直播,他会发表长篇大论,声称掌握了中国共产党高级官员的腐败详情。


现年35岁的IT系统工程师Zou Ruifang第一次在YouTube上看到郭文贵的视频是在2017年夏天,当时Zou还住在中国南部的海南岛。Zou说,郭文贵的故事和观点在很大程度上强化了他自己对中国的看法。


读大学时,Zou翻阅了许多有关美国历史和政治的书籍,并开始钦佩美国的民主。Zou说,他的母亲在中国实行独生子女政策的年代怀上了他的弟弟,在后来长达10年的时间里,母亲一直跟中共冲突。


与其他追随者一样,Zou对郭文贵在公开场合的直言不讳印象深刻。Zou说:“我觉得他很有勇气,感觉他是中国走向民主的一个机会。”


2017年5月,中国安全部门特工在郭文贵住的荷兰雪梨酒店(Sherry-Netherland Hotel)公寓里与他会面,试图向他施压,迫使他返回中国,称如果他不再煽动反共情绪,就会得到优待。郭文贵拒绝了这一提议;后来,在这些中国特工回国前,美国联邦调查局(FBI)特工曾与他们对峙。


郭文贵的追随者们表示,中国试图让他闭嘴并试图将他带回中国,这样做反而让一些追随者更加相信郭文贵说的是真话。Zou称,听郭文贵的节目很快就变成了他日常生活的一部分,看到郭文贵每天都出现在直播里,他感到很安心。


Zou说,他被2019年香港的民主示威活动所感动,开始向郭文贵所谓的非营利组织——法治基金(Rule of Law Foundation))和法治社会(Rule of Law Society)捐款;郭文贵称这些组织将用募捐资金来支持抗议者,与中共作斗争。Zou表示:“我不能和他们一起站在前线,那么至少可以给他们一些钱。”他说自己在一年多的时间里总共捐了6000美元。


Liu称,她从2019年开始观看郭文贵的YouTube视频。在郭文贵警告香港会出现骚乱和暴力之后,她决定取消2019年8月的香港之行。后来,新闻中抗议者与警察发生冲突的画面让她庆幸自己听从了郭文贵的警告。


次年,郭文贵开始为一个他说会给投资者带来巨大回报的风险项目筹集资金——面向全球中文使用者的独立媒体平台GTV Media Group。


他的许多追随者一拥而上。Liu表示,她很高兴看到赚钱的前景,希望帮助家人还清他们在东京购置房产的房贷。Zou称,在最初捐款后,他又向郭文贵的一个商业项目投入了5万美元。Zou说这笔款项属于贷款,可以选择最终转换为GTV股票。但Zou表示,赚钱对他来说是次要的。他想支持郭文贵创建一个支持自由言论的中文媒体平台的事业。


一些投资者说,GTV的潜在投资者被要求加入社交媒体平台Discord。他们说,在收到如何投资的说明前,他们接受了面试。俄罗斯新西伯利亚42岁的中国商人Li Zhenghua回忆说,他不得不排队几个小时才等到面试,这让他越来越担心自己会赶不上这个机会。


一些投资者说,Discord平台的氛围很有感染力,成员们就回报前景互相激励,鼓动彼此进行更多投资。“其他人似乎都相信。所以我也信了,”Liu说。


根据对郭文贵的起诉书,在向追随者推介后不到两个月,据称郭文贵已经向5,500多名投资者出售了4.52亿美元的GTV普通股。


Liu说,后来她多次要求提供收据以确认投资,并在随后几周要求退款,但没有得到任何回应。其他投资者称,他们曾表达类似担忧,但遭到批评,并被指责是中共间谍。Liu说,“这种方式和氛围就像文革一样”,她说那段时间她开始清醒过来。


Zou也不喜欢这种方式,他觉得郭文贵驱使追随者使用侮辱和暴力来攻击那些持不同意见的人。他说,当他对这个投资项目的一些数据提出质疑时,他的账户被关闭了,最终被踢出了这个平台。他说:“他们甚至比中共更粗暴,审查更严格。”


在俄罗斯做生意的Li说他此前对郭文贵已经越来越怀疑,但对他彻底失去信任是在2022年10月看到郭文贵在直播中吃和牛火锅,因为郭文贵之前声称自己已经不吃牛肉了。四川人Li当时想,如果他甚至在如此微不足道的事情上撒谎,他嘴里说出的话会有任何的真相吗?。


许多曾追随郭文贵的人现在正设法追回自己的钱,并逐渐接受自己行为的后果。


Liu说,经济上的损失让她夜不能寐、血压升高,并破坏了她与家人的关系。她说:“我失去了家人的信任和尊重。”


Zou于2020年离开中国,目前住在休斯敦,他说自己正在努力承担责任,反思自己的行为。他说自己付了一笔学费,但也学到了很多关于人性和这个世界的东西。


洛杉矶的卡车司机Chu Xinze说,他向郭文贵的项目投资了20多万美元。Chu表示,对于被骗一事,他认为自己真蠢,也感到羞愧,也对郭文扯着民主大旗获取非法利益感到愤怒。


Chu说:“是的,我们需要为民主而战;但如果我们最终让更坏的恶棍取代了中共,那还有什么意义呢?”

2023股市面临巨大风险,关注“一级市场”投资机会


我们特别邀请了中国第一个私人银行(北京商业银行)的发起人 - John Wang为我们一对一解析一级市场投资机会和风险 “一级市场”投资研讨,不对公众开放,仅限“实名”认证的注册会员


加入方式: 1, 微信: Vandave 2, WhatsApp: 604-7227628 3, 视频号: 时空“资升堂”联系在线客服


风险提示及免责条款

市场有风险,投资需谨慎。本文不构成个人投资建议,也未考虑到个别用户特殊的投资目标、财务状况或需要。用户应考虑本文中的任何意见、观点或结论是否符合其特定状况。据此投资,责任自负。


 
 

免责声明

文章内容不代表本网站立场。 如有争议,请随时联系我们!

 

扫码关注我们吧

微信公众号|温渡传媒

资深媒体人|华美嘉

社群运营 · 融媒制作

公关策划 · 活动推广

商务合作:1-778-707-5568

Email:vandomediacorp@gm

ail.com

YouTuBe:https://www.youtube.com/vandomedia

Instagram:VandoMedia

Facebook:https://www.facebook.com/reneezhao716VOA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