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斯坦福教授:需认真对待新冠实验室泄漏理论 用数据说话

文章来源: VOA/RFI

一组领先科学家说,关于新型冠状病毒的起源仍不清楚,需要认真对待有关源于实验室泄漏的理论,直到有一个严格的数据导向的研究证明它是错误的。 于2019年底在中国出现的新冠肺炎,已导致334万人死亡,使世界损失了数万亿美元,并扰乱了数十亿人的正常生活。 18位科学家说:“仍需进一步调查以确定大流行的起源。”这些科学家包括剑桥大学临床微生物学家拉文德拉·古普塔(Ravindra Gupta)和在弗雷德·哈钦森癌症研究中心(Fred Hutchinson)研究病毒进化的杰西·布鲁姆(Jesse Bloom)。 斯坦福大学微生物学教授戴维·雷尔曼(David Relman)在写给《科学》杂志的一封信中说:“实验室意外泄露和人畜共患的溢出理论都仍然可行。” 这封信的作者说,世界卫生组织对这种病毒的起源进行的调查并未“平衡地考虑”该病毒可能来自实验室事件的理论。 由世界卫生组织领导的小组在1月和2月于武汉及其周边地区度过了四个星期,在与中国科学家共同撰写的最终报告中说,该病毒可能是通过另一只动物从蝙蝠传播给人类的,实验室的泄漏是“极不可能的原因。” 但是,关于病毒的起源有许多不同的想法,包括一系列的阴谋论。 科学家们说:“在获得足够的数据之前,我们必须认真对待有关自然和实验室溢出物的假设。”他补充说,需要进行一项在智力上严谨而公平的调查。 “在一些国家不幸的反亚洲情绪时期,我们注意到,在大流行初期,是中国医生,科学家,新闻工作者和公民与世界分享了有关病毒传播的重要信息通常是付出巨大的个人代价。” 约有近20名美国科学研究人员5月13号发表在美国«科学»杂志上的信中再提新冠疫情起源;他们认为,新冠病毒起源目前仍不清楚,而且尚无足够的证据可以肯定地说它是自然发生的,或是来自实验室,但是武汉病毒研究所对病毒传播的责任却被错误地排除了。 在一项世界卫生组织和中国之前联合做出和发表的调查中,曾经得出结论认为:是一种蝙蝠的病毒感染了人类,而实验室事故的论点被认为“极不可能”。 认为实验室事故的说法被列入阴谋论行列,但假如这种论点最终其实也并非空穴来风呢? 在5月13日于美国《科学》杂志上发表的一封信中,近20位科学家认为,该病毒是武汉病毒研究所意外泄露的假说被错误地搁置了。他们认为,2020年5月,负责研究病毒起源的世界卫生组织(WHO)团队将“人畜共患疾病”的假设评估为“可能甚至非常可能”,同时将人类事故造成损害定性为“极不可能”,但却并没有给出“任何明显有利于自然繁殖或实验室事故的结论”。然而这一结论却由世界卫生组织中国小组提供了。 联合签署这封信的科学家们指出:“这两个假设没有得到相同的重视。”他们认为,世界卫生组织对这种流行病的起源进行了调查,但未能对冠状病毒可能来自实验室的理论进行“平衡的审查”。 科学家指出:“我们需要认真对待有关自然和实验室传染的假设,直到获得足够的数据为止。”他们补充说,必须进行“严格和公正”,“透明和客观”的学术调查,同时敦促在收集到更多数据之前不要支持任何一种假设。 « 费加罗报 »报道,这封联名信是武汉病毒学研究所在2014年至2019年期间进行的三项学术著作在Twitter上被一个匿名科学家披露数小时后发布的。这三篇论文至今被封存,其中特别提到疫情爆发初期,武汉病毒研究所提供其保存的新冠病毒的数目和性质,以及就这些病毒所做的实验的不一致性。据法国《世界报》咨询的几位专家称,学术研究界甚至质疑武汉研究所近几个月来发布的有关疫情起源的病毒遗传序列的完整性。 这封信的签署者中,包括斯坦福大学的微生物学家戴维·雷尔曼(David Relman)和华盛顿大学的病毒学家杰西·布鲁姆(Jesse Bloom),也有世界上最好的冠状病毒专家中的微生物学家拉尔夫·巴里克(Ralph Baric),他之前曾已经与武汉病毒研究所进行过密切合作。 新的冠状病毒于2019年12月在中国武汉首次报道,迄今已导致334万人死亡,造成数十亿美元的损失,同时也彻底颠覆了全世界各地的公民的正常生活。

 

文章内容不代表本网站场,对文章内容概不负责。 如有争议,请随时联系我们!

 
 

免责声明

文章内容不代表本网站立场。 如有争议,请随时联系我们!

 

コメント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