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研究: 一次染疫,大脑老10岁!抗疫新药来了?

原创: Vanco飞行社


截至10月26日夜,加拿大公共卫生局对全国COVID-19死亡的官方统计数字已经超过万,死亡人数达到了10,001。这是一个悲伤的里程碑,其中96.7%的人年龄在60岁以上;71%的人年龄超过80岁。

近日,英国伦敦帝国理工大学的研究又刷新了人们对新冠后遗症的认知,这一回,科学家们认为,新冠可能对大脑造成损害!

这份由由英国伦敦帝国理工学院(Imperial College London)脑科学系研究员汉普希尔(Adam Hampshire)领导进行的一个研究显示,受测试的84,285名新冠康复者中,受影响最严重的患者,智商直降8.5!相当于大脑老化10年。

现在还不能明确这种可怕的“变蠢”后遗症会在患者身上持续多长时间。

研究者对此结果表示“震惊”,并警告:不仅仅是那些因感染新冠入院的人需要注意到这点,事实上,那些只有轻微症状、自己在家隔离的患者,智商也平均下降了4个点,等于大脑老化了5年。

这一发现等于又颠覆了人们的认知——大家通常认为,轻症康复的后遗症无非就是身体稍微疲劳一点,做什么都吃力,万万没想到,事实上,新冠病毒不仅会毒害我们的身体,还会损害我们的大脑。

纽约时报近日也作出过相关报道,许多新冠幸存者纷纷表示自己在康复后日常生活大受影响。

其中一位叫Erica Taylor的31岁律师回顾起自己的染疫经历时说,感染新冠时,因为症状仅包括恶心和咳嗽,她觉得自己只是工作和生活的一次小小暂停。

然而,康复几周后噩梦才到来,Erica这才发现,自己的脑子竟然不好使了:“洗衣服的时候把电视机遥控丢进洗衣机洗了,然后坐在床边,记不起来自己是谁,在哪里,该干什么。”“我甚至认不出自己的车——尽管它是车库里唯一的一辆丰田普锐斯。”


对于一个律师来说,“脑子不清醒”显然是职业硬伤,她在家多休了几个月,再回到岗位上时依然时常犯糊涂,读电子邮件“就像读希腊语”。最终,Erica被解聘了

与Erica情况相同的人还有很多……他们在染新冠前是护士、是工程师,然而一场看似轻微的染疫,断送了他们金饭碗般的职业生涯

“思维迟钝,经常出错,感觉自己就像一个白痴,根本无法独立完成工作。”曾在急诊室做护士的丽莎迷茫地说道。


治疗方法、化验方式、各种烂熟于心的术语,一夜之间全从大脑里抹没了。“我离开病房就忘了病人刚刚说了什么”

一想到自己在工作,我就感到害怕,我觉得自己好像得了痴呆症。”


针对Erica、丽莎这样的情况,科学家们称为新冠脑雾(Covidbrain fog):包括失忆、思维混乱、注意力难集中、头晕和遗忘日常词汇。

 “成千上万的人出现这样的问题,”芝加哥西北医学院(Northwestern Medicine inChicago)的神经感染疾病主任伊戈尔·科拉尼克(Igor Koralnik)博士说, “这对劳动力造成的影响是不容忽视的。”


面对新冠,我们依然还有太多的未知。

截至10月26日夜,加拿大公共卫生局对全国COVID-19死亡的官方统计数字已经超过万,死亡人数达到了10,001。这是一个悲伤的里程碑,其中96.7%的人年龄在60岁以上;71%的人年龄超过80岁。


近日,英国伦敦帝国理工大学的研究又刷新了人们对新冠后遗症的认知,这一回,科学家们认为,新冠可能对大脑造成损害!


这份由由英国伦敦帝国理工学院(Imperial College London)脑科学系研究员汉普希尔(Adam Hampshire)领导进行的一个研究显示,受测试的84,285名新冠康复者中,受影响最严重的患者,智商直降8.5!相当于大脑老化10年。

现在还不能明确这种可怕的“变蠢”后遗症会在患者身上持续多长时间。


研究者对此结果表示“震惊”,并警告:不仅仅是那些因感染新冠入院的人需要注意到这点,事实上,那些只有轻微症状、自己在家隔离的患者,智商也平均下降了4个点,等于大脑老化了5年。

这一发现等于又颠覆了人们的认知——大家通常认为,轻症康复的后遗症无非就是身体稍微疲劳一点,做什么都吃力,万万没想到,事实上,新冠病毒不仅会毒害我们的身体,还会损害我们的大脑。

纽约时报近日也作出过相关报道,许多新冠幸存者纷纷表示自己在康复后日常生活大受影响。

其中一位叫Erica Taylor的31岁律师回顾起自己的染疫经历时说,感染新冠时,因为症状仅包括恶心和咳嗽,她觉得自己只是工作和生活的一次小小暂停。

然而,康复几周后噩梦才到来,Erica这才发现,自己的脑子竟然不好使了:“洗衣服的时候把电视机遥控丢进洗衣机洗了,然后坐在床边,记不起来自己是谁,在哪里,该干什么。”“我甚至认不出自己的车——尽管它是车库里唯一的一辆丰田普锐斯。”

对于一个律师来说,“脑子不清醒”显然是职业硬伤,她在家多休了几个月,再回到岗位上时依然时常犯糊涂,读电子邮件“就像读希腊语”。最终,Erica被解聘了

与Erica情况相同的人还有很多……他们在染新冠前是护士、是工程师,然而一场看似轻微的染疫,断送了他们金饭碗般的职业生涯

“思维迟钝,经常出错,感觉自己就像一个白痴,根本无法独立完成工作。”曾在急诊室做护士的丽莎迷茫地说道。


治疗方法、化验方式、各种烂熟于心的术语,一夜之间全从大脑里抹没了。“我离开病房就忘了病人刚刚说了什么”

一想到自己在工作,我就感到害怕,我觉得自己好像得了痴呆症。”


针对Erica、丽莎这样的情况,科学家们称为新冠脑雾(Covidbrain fog):包括失忆、思维混乱、注意力难集中、头晕和遗忘日常词汇。

 “成千上万的人出现这样的问题,”芝加哥西北医学院(Northwestern Medicine inChicago)的神经感染疾病主任伊戈尔·科拉尼克(Igor Koralnik)博士说, “这对劳动力造成的影响是不容忽视的。”

面对新冠,我们依然还有太多的未知。


新冠疫情持续肆虐。全世界的人都在苦苦等待这场瘟疫的解药,近日,一个好消息让我们看到了又一丝曙光。

加拿大抗新冠药物取得突破。一名45岁的重症新冠肺炎女患者,原本已经在ICU戴上了呼吸机,命在旦夕,然而,在服用这种新药1-2天后,连日在她体内攻城略地的新冠病毒,竟奇迹般地从女子的肺部和血液中消失了并恢复健康,现已出院回家。


药物研发者是UBC教授。这位温哥华的教授,名叫约瑟夫·彭宁格(Josef Penninger),是UBC大学生命科学研究所的所长。Josef Penninger关于新冠药物研发的发现,已于9月24日在《柳叶刀医学期刊》上发表。如果他的研究进展顺利,药物可能会在明年年初上市。


据Global News报道,此项研究得益于多年前SARS药物研发经验。在SARS非典爆发期间,Josef Penninger发现,一种名为ACE2的酶,是病毒进入健康细胞的“大门”。在这种酶上,病毒进行复制,并破坏人体组织。对SARS病毒而言,它专门在这种酶上复制并破坏肺部组织。


Josef Penninger研发了一种药物,专门阻断ACE2酶,通过关闭“大门”,阻止病毒进入健康人体组织。


其研究曾因SARS快速消失终止。今年,一场比SARS更为凶猛的浩劫席卷全球。由于新冠病毒和SARS病毒一样,都是冠状病毒,重启曾经中断的研究后,研发过程进展迅速,很快投入临床试验。


临床试验结果令人振奋。疫情惨重的奥地利维也纳一名45岁妇女感染病毒后,发展成新冠肺炎重症,住进了ICU,戴上了呼吸机。根据《柳叶刀医学期刊》发布的约瑟夫临床试验结果,这名妇女在服用药物后,病情迅速改善。

Josef Penninger告诉Global News:“1-2天后,病毒从她的血液和肺部消失了。”“2-3天后,细胞因子风暴也消失了。她对病毒建立了完美的免疫力。” “现在,她健健康康地回家了。”


细胞因子风暴是什么呢?指的是免疫系统的过度反应,指新冠病毒来袭时,免疫细胞大举冲入肺部,但用力过猛,导致血管破裂,血液凝拴,血压下降,器官衰竭等情况。正因此,细胞因子风暴也被评为新冠病毒夺命帮凶。


特效药暂时命名为APN01。根据柳叶刀发表的临床试验结果,Josef Penninger研发的这种新药,堪称特效,不仅有望清除重症患者体内的病毒,还可能停息细胞因子风暴,甚至将一个曾经在重症病房戴呼吸机的病人,平平安安送出院,让其恢复健康,几天内重回正常生活。目前来看,这一研究的最终成果,确实值得全世界期待。让我们记住这位医生,他的名字是Josef Penninger.....


UBC教授研发抗新冠药物 

重症女服下后 肺内病毒2天消失 恢复健康!


加拿大顶尖名校UBC的一名教授,近日在研发一种对抗新冠的药物时取得突破。一名45岁的重症新冠肺炎女患者,原本已经在ICU戴上了呼吸机,命在旦夕,然而,在服用这种新药1-2天后,连日在她体内攻城略地的新冠病毒,竟奇迹般地从女子的肺部和血液中消失了!很快,这名女子建立了对新冠病毒的免疫力,并恢复健康,现已出院回家。


这位温哥华的教授,名叫约瑟夫·彭宁格(Josef Penninger),是UBC大学生命科学研究所的所长。

约瑟夫关于新冠药物研发的发现,已于9月24日在《柳叶刀医学期刊》上发表。



根据约瑟夫的说法,如果他的研究进展顺利,药物可能会在明年年初上市


20多年前,一名加拿大医生发现了一种酶并开发出一种药物用来阻止非典型肺炎(SARS)的传播,如今这名医生正在利用这一知识来对抗COVID-19,而且还很有效。


UBC生命科学研究所所长约瑟夫·彭宁格(Josef Penninger)博士在90年代后期在多伦多担任研究员期间,共同发现了一种叫做ACE2的酶。

图片来源:Global News新闻截图

几年后,非典SARS肆虐期间,彭宁格发现ACE2是病毒进入健康细胞的第一入口,在那里病毒复制并破坏了组织。就SARS而言,尤其是肺部组织。

图片来源:Global News新闻截图

随后,他开发了一种药物,可以阻断这种酶并阻止病毒进入健康组织。

不久之后,SARS病例的数量开始在全球范围内下降,同时临床试验经费也随之减少。

图片来源:Global News新闻截图

Covid-19疫情开始后,彭宁格恢复了他的研究。


当也像SARS一样冠状病毒的COVID-19开始传播时,彭宁格恢复了他的研究。

图片来源:Global News新闻截图

由于他在SARS爆发期间曾做过工作,因此能够在其他研究人员之前就开始进行临床试验。

图片来源:Global News新闻截图

关于药作用的机理就不多讲,直说临床实验患者情况:

来自安省的一名45岁女性,因为严重的新冠病毒感染症状正在使用呼吸机,在接受约瑟夫开发的称为APN01的药物后不久就出现了改善。

在一两天内,病毒从她的血液系统和肺部消失了。而细胞因子风暴在两到三天内消失了。

“她现在回到家,身体健康。”

根据约瑟夫的说法,如果他的研究进展顺利,药物可能会在明年年初上市。小哈看到这个报道十分兴奋,因为根治病毒对眼下正在住院的重症患者以及他们的家人就是救命的希望。甚至比疫苗更重要。

根据柳叶刀发表的临床试验结果,约瑟夫研发的这种新药,不仅有望清除重症患者体内的病毒,还可能停息细胞因子风暴,甚至将一个曾经在重症病房戴呼吸机的病人,平平安安送出院,让其恢复健康,重回正常生活。

目前来看,这一研究的最终成果,确实值得全世界期待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平台立场




玮格移民留学签证

  • YouTube Social  Icon
  • QQ图片20190302213724
  • Facebook Social Icon
  • QQ图片20190302213855

玮格博客 资讯精选

a blog by wego

WEEKLY NEWSLETTER 

© 2023 BY Can001. PROUDLY CREATED WITH WI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