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川普性侵罪成 国债上限临悬崖 大选主题却回到边境难民?

本文来源:香港01

5月9日,纽约曼克顿联邦法院的一个9人陪审团(6男3女)一致裁定川普(Donald Trump)性侵和诽谤罪成,判罚款一共500万美元。一如所料,川普在其社交媒体Truth Social上攻击判决是“史上最大猎巫行动的延续”。这次审讯虽然只属定罪门槛较低的民事诉讼,却是首次有一般平民看过各方举证陈词之后判定川普性侵,大大减少了案件的政治意味。 同一天,总统拜登(Joe Biden)与民主、共和两党领袖则在白宫首次就国债上限提升和联邦政府开支的问题作谈判,以图赶在最早可能发生于6月1日的“X-date”史上首次债务违约日来临之前寻得解决办法。虽然拜登坚持国债上限不能被绑架作为谈判条件,间接导致会面无果而散,但按美国传统选举总统的“标准”来看,在谁更像个总统的直觉观感上,拜登无庸置疑地在这一天击败了川普。(按:川普前几天还在公开反问他自己为何要性侵一个差不多60岁的女人……)

性侵罪成 还能选总统吗?

根据川普性侵案控方的说法,这次川普性侵案的案情发生在1996年左右,当时大约53岁的受害者、女性杂志专栏作家卡罗尔(E. Jean Carroll)在一家百货公司巧遇川普,川普要求她帮忙拣选一件礼物,两人随后走到女性内衣部,川普拿起一套连身内衣叫她穿上。两人半开玩笑走进试衣室后,川普一手把门关上,脱下卡罗尔的紧身裤,然后先用手指、后用阳具插入其阴道内。卡罗尔随后推开川普逃走。

现年79岁的卡罗尔(E. Jean Carroll)胜诉后展露笑容。(Reuters) 卡罗尔当时并没有报警,只有跟友人诉说,直到2019年经过#MeToo运动之后才在其回忆录公开此事。当时川普的第一个反应就是指卡罗尔“不是我喜欢那类”(not my type),第二个反应才是事件没有发生过,其后又称他不认识卡罗尔、卡罗尔是个骗子等等。到卡罗尔的官司在川普任内和下台后拖延数年之后,川普更在作供时曲解卡罗尔的言论,指她认为“强姦很性感”。他也一度将卡罗尔年轻时的照片误认作自己的第二任妻子。 相较于卡罗尔本人以及多达10位辩方证人的作供,川普却拒绝出庭自辩,只由辩方律师质疑控方说法。由于民事诉讼举证标准较低,只要求较有可能为真,而非刑事案的无合理怀疑,因此卡罗尔在没有“还在冒烟的枪”(smoking gun,指无可辩解的确凿证据)的情况下依然获陪审团一致裁定胜诉。 虽然川普方面已声言会为此上诉,而且民事裁决也未必能建立确凿的案情,但这宗案件对川普的政治衝击恐怕将高于此前曼克顿检察官对川普“商业文件造假”的刑事起诉——毕竟后者只是程序有错,而前者有多达9位陪审员看过控辩双方证据和辩论之后一致裁定川普性侵罪成,明显指向川普的个人失德,其严重性远高于2016年流出、其中川普声言可随意“抓女性下体”的录音。

川普录影作供的片段截图。(Reuters)


选民的“道德冷感”


话虽如此,但川普的基本盘选民过去七年以来一次又一次显示出他们拥有颇为诡异的道德感,到底这次川普性侵罪成会否打击他们对川普的支持、到底川普将“猎巫”政治打压的剧本转用于作为一介平民的陪审员身上还会否有效,我们确实不能凭常识妄下判断。 不过,未来可以让我们进一步观察的诉讼相信会陆续有来。美国司法部的特别检察官正在调查川普非法带走和藏有政府机密文件一事,以及其在2020年1月6日国会暴乱的角色,两者都有可能带来刑事检控。而佐治亚州(Georgia)的一位检控官也正在调查川普串谋选举欺诈等罪名,预计会在本年夏天公布会否起诉川普。 这些事态发展最终可能会对于“独沽一味”打文化战争的川普党内总统初选主要对手、佛罗里达州州长德桑蒂斯(Ron DeSantis)有利。德桑蒂斯近来民望不振,主要原因是其政治魅力不及川普,但其竞选主打却是他比川普“乾淨”和道德高尚,像这次民事性侵案一般的案件可能会使部份共和党初选选民转投德桑蒂斯的阵营。 相较之下,由于美国两党民情分裂严重,且川普的支持者早已对川普“道德冷感”,川普官司缠身甚至被判有罪,到底能否着益民主党和拜登,却是未知之数。

庭上作为证物之一的卡罗尔照片。(Reuters)

国债上限的政治不确定性

如果说川普性侵案是美国最重要的政治花边的话,美国未来好几周的政治头条就离不开国债上限提升的两党争夺。经过5月9日的谈判后,拜登与共和党众议院议长麦卡锡(Kevin McCarthy)等人虽然未能取得任何进展,却马上责成下属进行磋商,待本周五(12日)再来一场白宫国会巨头会议。 为了点明美国债务违约危机的严重性,美国财长耶伦(Janet Yellen)已在致电美国商界领袖,似乎是希望他们向共和党人施压。拜登在9日白宫会面之后,更表明他不排除会破天荒运用美国宪法第十四修正案中“美国公债有效性……不容被质疑”的条款为理由,不经国会授权直接越过国债上限。同时,由于拜登下周就要启程到日本出席G7峰会,其后亦将到澳洲参加四方安全对话(QUAD)峰会,不能留在华府与共和党人谈判国债上限和联邦开支问题,拜登本人甚至提到他有可能为国债上限一事而缺席G7。 国会众议院共和党人目前提出的提高国债上限方案,除了与大减开支和废除拜登气候政策等项目綑绑之外,还只将国债上限作少量提升,或至来年3月而止。由此可见,国债上限之争可能会在2024年大选年再度爆发。

5月9日,拜登与国会两党领袖会面后见记者。(Reuters) 不过,两党的国债争夺,往往是民情难料的高风险政斗。在2013年,共和党人就曾大败于奥巴马之手。而这次拜登坚持不作綑绑谈判的立场,虽然看似有民意支持,但认为国债上限与联邦开支应分开处理的民意已从本年2月的65%下跌至58%,而一旦美国进入债务违约,认为错在共和党的只比认为错在拜登的民意比例高3个百分点。 在民情似有鬆动的背景之下,拜登最终可能会放弃企硬,同意共和党的某些要求,而避过债务违约的危机。而由于共和党在众议院只得不足十席的多数,只要有5位温和派共和党议员倒戈,拜登甚至根本不必跟麦卡锡妥协。同时,为了暂缓债务违约危机、争取更多商讨条件交换的时间,民主、共和两党也有可能会暂缓国债上限几个月,将“X-date”大限推迟到暑假之后。 由于国债上限之争存在巨大政治不确定性,共和党面对2024年大选,很可能会放过这个博取拜登缩减联邦政府开支和赤字规模的议题——特别是在另一个非常熟悉、易于操作的议题即将落到共和党手中的时候。

难民问题又来了?


这个议题就是美墨边境的难民或移民问题。回想2015年川普宣布参选总统之初,美墨边境移民也就是其争夺总统之位的民粹政治主打之一——“墨哥西政府正在强迫他们最不想要的人来到美国,他们是,很多时候,罪犯、毒贩、强姦犯。”最后,这种宣传策略的结果当然是震动全球的一大成功。

“Title 42”失效前,移民聚集在德州埃尔帕索的美墨边境。(Reuters) 踏入本周五(12日),自2020年实施至今的川普时代驱逐边境移民法令“Title 42”即将失效,也就是说,拜登当局不能再借川普的政策去以“防范新冠疫情传入”为由在美墨边境即时驱离非法入境的移民,而要按照费时甚久的程序去处理他们的难民申请。由于美墨边境地区的移民收容所早已爆满,很多等待法院处理申请的难民都会被释放,对边境城市造成重大负担——像德州埃尔帕索(El Paso)等城市早已为此进入紧急状态。 拜登当局对于“Title 42”的失效,採取一手紧一手鬆的方法应对。一方面,拜登将要求任何非法经美墨边境进入美国提出难民申请的人先在其途经的其他国家先行提出相关申请。这将使大部份难民申请者失去申请资格而被美国遣返回国或送回墨西哥——墨西哥人是唯一例外,因为他们不会经过非原籍国的其他国家;根据2022年的数据,墨西哥公民佔美国难民申请案件的11%。 另一方面,拜登则推出了难民申请预约App,让人们先行经网上预约在特定地点合法进入美国作出其申请。此举理论上将能改善移民在美墨边境闯关的情况,但该App实际使用上非常困难,而且只有极少预约名额,导致不少移民情愿硬闯美墨边境。同时,拜登也对古巴、海地、尼加拉瓜和委内瑞拉等国公民提供特别难民名额(每月3万),只要他们在美国有经济依靠,即可得到预先许可的难民资格。

美墨边境的一处围牆。(Reuters) 虽然这一手紧一手鬆的政策方向正确,但执行起来预计将出现重大困难。特别是不少移民都似乎有意利用“Title 42”失效之机而越境一博,美国政府就预计闯关人数在该法无效后马上提升超过一倍至每日1.3万之数。白宫方面已兴建了一些临时收容所,并派出1,500名士兵到边境增援,但“Title 42”无效之后美墨边境将会无可避免出现一幕又一幕的难民压境画面,这将会成为共和党的重要宣传工具。 同时,拜登“一手紧”的政策也引起民主党进步派不满,共和党将难民作为重要宣传将能达至一石二乌之效,一边鼓动保守派选民出来投票,另一边则削弱民主党基本盘对拜登的支持。 在单纯的数字上,拜登对于应对非法移民不力的指控更加是百词莫辩。在疫情前的2019年,美墨边境越境人数尚在85万的水平,当时已是十年高位;但拜登上任之后,由于其支持吸纳移民的政治形象,加上疫情后拉美经济变差,2021和2022年非法移民越境人数连续创历史新高,达至170万和240万之数。 虽然由于“Title 42”的驱逐不设惩罚,近四成被驱者会在一个月内再次试图越境,上述数字多有人数上的重覆点算,但美国选民大多不会计较此等细节。“Title 42”失效、边防人员失去即时驱离非法入境难民权力之后,越境人数就算不大幅提高,也会在历史高位徘徊。这就构成了共和党再打边境移民牌的大背景。 拜登并没有认真的党内挑战者,几乎笃定代表民主党出选2024年总统选战;近来的共和党总统初选民调趋势也显示,人们对于德桑蒂斯的好感只是昙花一现,川普的优势已愈来愈明显。2024年总统大选将会是2020年般的“两老对决”似乎已难以避免的宿命。如果本文不幸言中,其选举议题竟然又回到2016年大选、2018年中选一般的美墨边境非法移民身上的话,这更是美国政治败坏、治理失效的最佳明证。 川普未来还需要面对什么其他官司? 美国司法部的特别检察官正在调查川普非法带走和藏有政府机密文件一事,以及其在2020年1月6日国会暴乱的角色,两者都有可能带来刑事检控。而佐治亚州(Georgia)的一位检控官也正在调查川普串谋选举欺诈等罪名,预计会在本年夏天公布会否起诉川普。 拜登上任两年多以来有改善边境移民问题吗? 在单纯的数字上,拜登对于应对非法移民不力的指控更加是百词莫辩。在疫情前的2019年,美墨边境越境人数尚在85万的水平,当时已是十年高位;但拜登上任之后,由于其支持吸纳移民的政治形象,加上疫情后拉美经济变差,2021和2022年非法移民越境人数连续创历史新高,达至170万和240万之数。

每周五下午5:00-7:00直播: 报名链接: https://us02web.zoom.us/.../571.../WN_cuCx2zB0SgWwkcwLK1HIvA

2023股市面临巨大风险,关注“一级市场”投资机会


我们特别邀请了中国第一个私人银行(北京商业银行)的发起人 - John Wang为我们一对一解析一级市场投资机会和风险 “一级市场”投资研讨,不对公众开放,仅限“实名”认证的注册会员


加入方式: 1, 微信: Vandave 2, WhatsApp: 604-7227628 3, 视频号: 时空“资升堂”联系在线客服


风险提示及免责条款

市场有风险,投资需谨慎。本文不构成个人投资建议,也未考虑到个别用户特殊的投资目标、财务状况或需要。用户应考虑本文中的任何意见、观点或结论是否符合其特定状况。据此投资,责任自负。


 
 

免责声明

文章内容不代表本网站立场。 如有争议,请随时联系我们!

 

扫码关注我们吧

微信公众号|温渡传媒

资深媒体人|华美嘉

社群运营 · 融媒制作

公关策划 · 活动推广

商务合作:1-778-707-5568

Email:vandomediacorp@gm

ail.com

YouTuBe:https://www.youtube.com/vandomedia

Instagram:VandoMedia

Facebook:https://www.facebook.com/reneezhao716VOA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