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两国方案真的是可以化解巴以冲突的答案吗?

文章来源: 纽约时报中文网

“对于接下来的形势必须有一个共识,”拜登总统上周在谈到以色列与哈马斯之间的战争时表示。“在我方看来,两国方案的落实是必然结果。”英国首相苏纳克表示,两国方案是实现和平的最稳妥途径,法国总统马克龙也表达了同样的观点。


他们的言论乍看上去像是一种倒退,搬出了奥巴马政府执政后期被巴以双方许多人视为毫无希望且被埋葬已久的和平进程遗物,当作对这场多年来最严重的巴以流血冲突的补救措施。


然而,主张巴以各自建立并存主权国家的两国方案不仅在华盛顿、伦敦和巴黎的外交政策圈得到了新的关注,更是悄无声息地引来了交战双方的权衡。在某种程度上,这反映了缺乏其他可行替代方案的现实。

“我们不能回到以色列和哈马斯每隔一年就发生暴力冲突的状态,”吉里德·谢尔说,他在上世纪90年代末和2000年代初帮助领导了以色列与巴勒斯坦的协商,那可谓双方最接近达成两国和解方案的时刻。


“如果美国能按照拜登总统的承诺行事,就有机会实现,”他说。“谈判有可能为两个南辕北辙的国家提供一个循序渐进的和解过程。”


这一努力必须克服重重障碍,尤其是考虑到约旦河西岸犹太人定居点的扩张,巴勒斯坦人称这些定居点已经侵蚀了在那片土地上成功建国的梦想。以色列极端民族主义者的崛起让这一任务更加复杂化:他们反对巴勒斯坦建国,寻求吞并西岸地区,也知道驱逐定居者是个爆炸性的政治议题。


谢尔就巴以谈判发出一系列提醒:双方必须在开始时拿出谦让姿态,政治进程的重点是结束战斗,而不是就各自建国的细节进行利害攸关的谈判。他说双方都需要新的领导人,因为现任领导人已被证明不愿或没有能力达成协议。最重要的是,必须击败哈马斯,加沙地带也必须实现非军事化。


以色列官员表示,他们的注意力集中在与哈马斯的战斗上,这可能将持续数月,任何关于和平进程的讨论都必须等到停火之后。但在智囊团内部和以色列外交部的隐蔽角落,关于停火后立即开始的政治进程会是什么样的讨论已经开始了。


对于深受以色列对加沙的轰炸封锁以及约旦河西岸紧张局势之苦的巴勒斯坦人来说,建国的希望似乎更加渺茫了。有巴勒斯坦人认为,哈马斯在10月7日发动的袭击让以色列人停止了幻想,不再相信可以在不打击巴勒斯坦人更深层次的建国抱负的情况下处理好与他们的冲突。


“10月7日发生的一切应当促使我们在两国方案上拿出更多想象力和创造力,”巴勒斯坦和平联盟总干事尼达尔·福卡哈说,该联盟是总部位于约旦河西岸拉马拉市的非营利组织。“若是不具备足够的政治视野,这就会成为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和平进程的机制还远没有得到明确。欧盟上周呼吁召开国际和平会议,这一想法得到了西班牙的支持。1991年,西班牙曾在马德里举行一场具里程碑意义的中东和平峰会。阿拉伯国家也可以召集和平协商,不过埃及在上周的努力收效甚微,当时正值以色列的加沙军事行动愈演愈烈之际。


无论从哪个角度说,美国都必须在巴以之间的任何谈判中发挥核心作用。自奥巴马政府以来美国就没能再扮演这样的角色,时任国务卿约翰·克里在2013年和2014年曾为双方反复斡旋,最后还是在挫败中选择放弃。即便在当时,奥巴马总统的一些助手也认为这个目标是不切实际的。


而到特朗普总统任内,美国不再把精力放在解决巴勒斯坦问题之上,转而关注的是以色列与阿拉伯邻国关系的正常化。这与内塔尼亚胡总理的战略一致,后者所在的右翼联盟公然表达了对巴勒斯坦建国的不屑态度。内塔尼亚胡本人则摇摆不定,时而宣称愿意考虑接受一个国防力量有限的巴勒斯坦国,时而又坚决表示反对。


“‘两国方案’这个说法的最大问题之一是,它未能解决巴勒斯坦社会某些阶层和其他地方目前存在,并可能继续存在的对以色列的真实威胁,”特朗普的中东问题特使杰森·格林布拉特说。


格林布拉特说,特朗普政府的维和方式强调了以色列的安全需求。特朗普促成的《亚伯拉罕协议》阻止了以色列吞并约旦河西岸30%土地的计划。根据该协议,以色列将于2020年与阿拉伯联合酋长国和巴林实现关系正常化。但它实际上搁置了建立巴勒斯坦国的目标。


拜登政府虽然忠于两国方案的梦想,但基本上采纳了特朗普的蓝图。它一直试图促成一项协议,使以色列和沙特阿拉伯的关系正常化,鉴于沙特阿拉伯在阿拉伯世界先锋的地位,它对以色列来说甚至比阿联酋更重要。


这些谈判因以色列和哈马斯之间的战争而被搁置。但如果以色列能够恢复和谈,两国方案就有可能重新回到谈判桌上。沙特告诉国务卿布林肯,他们希望巴勒斯坦建国的步骤成为与以色列达成任何正常化协议的一部分。


阿拉伯国家也有可能把解决巴勒斯坦问题作为在战后加沙的稳定和重建中发挥作用的条件。巴勒斯坦建国的前景可能会让埃及和约旦放心,这两个国家对数百万来自加沙难民的前景感到担忧。


“这样做的部分目的是给他们提供框架和包装,让他们参与到加沙的解决方案中来,”研究机构华盛顿近东政策研究所高级研究员盖斯·奥马里说。“我认为这是总统谈到它的一个原因,尽管它看起来无关紧要。”


奥马里说,与以色列和巴勒斯坦现任领导人取得进展的可能性微乎其微。内塔尼亚胡的执政联盟包括极端民族主义伙伴,他们希望吞并约旦河西岸。以色列自1967年以来一直占领约旦河西岸,他们用圣经中的名字犹地亚—撒玛利亚来称呼这里。


至少,内塔尼亚胡政府致力于迅速扩大约旦河西岸犹太人定居点的数量。自从哈马斯发动袭击以来,定居者和以色列军队对巴勒斯坦人的袭击激增。


分析人士说,87岁的巴勒斯坦权力机构主席阿巴斯在公众心目中已经失去了合法性,尤其是在他取消2021年的选举之后。批评人士说,内塔尼亚胡推行的分而治之的策略助长了哈马斯,从而削弱了巴勒斯坦权力机构。


外交史学家喜欢指出,2000年,在克林顿总统的斡旋下,巴勒斯坦解放组织领导人阿拉法特差一点就与以色列达成协议,但最后却放弃了。那是在数十万新定居者在约旦河西岸扎根之前。


以色列人和巴勒斯坦人之间的暴力冲突对后来的和平努力产生了双向影响。专家们表示,哈马斯袭击的野蛮性质,以及以色列在加沙的军事反应的残暴,使得关于以色列未来的讨论格外难以预测。


“这场讨论将会有两个方面,”克林顿和奥巴马政府的和平谈判代表丹尼斯·罗斯说。“哈马斯的袭击表明,在我们旁边建立一个巴勒斯坦国太危险了,因为它可能会被哈马斯这样的组织所控制。另一面的观点是,一旦我们击败哈马斯,我们就不能按照我们的条件,无限期地冻结与巴勒斯坦人的关系。”


奥马里曾是巴勒斯坦谈判代表的顾问,他认为,两国方案的重新出现有一个并非算计好的原因。


“这与9·11类似,每个人都知道发生了重大的事情,会有变化,但没有人知道这些变化会是什么,”他说。“你回到默认的肌肉记忆;你回到默认的观点。在你思考接下来会发生什么期间,它成了一个暂时搁置在那里的选项。”


建了一家位于温哥华的华人社交媒体平台, 目前在运营的节目有

1, 安心学堂(168classroom.org)

2,谈股论金 (Freedomclub.biz): Youtube@Vandaveli

3, 线下俱乐部: 温哥华温渡俱乐部


加入温渡俱乐部

我的联系方式, 微信: Vandave, WhatsApp: 6047227628

每周五下午5:00-7:00直播: 报名链接: https://us02web.zoom.us/.../571.../WN_cuCx2zB0SgWwkcwLK1HIvA

2023股市面临巨大风险,关注“一级市场”投资机会


我们特别邀请了中国第一个私人银行(北京商业银行)的发起人 - John Wang为我们一对一解析一级市场投资机会和风险 “一级市场”投资研讨,不对公众开放,仅限“实名”认证的注册会员


加入方式: 1, 微信: Vandave 2, WhatsApp: 604-7227628 3, 视频号: 时空“资升堂”联系在线客服


风险提示及免责条款

市场有风险,投资需谨慎。本文不构成个人投资建议,也未考虑到个别用户特殊的投资目标、财务状况或需要。用户应考虑本文中的任何意见、观点或结论是否符合其特定状况。据此投资,责任自负。


 

免责声明

文章内容不代表本网站立场。 如有争议,请随时联系我们!

 

扫码关注我们吧

微信公众号|温渡传媒

资深媒体人|华美嘉

社群运营 · 融媒制作

公关策划 · 活动推广

商务合作:1-778-707-5568

Email:vandomediacorp@gm

ail.com

YouTuBe:https://www.youtube.com/vandomedia

Instagram:VandoMedia

Facebook:https://www.facebook.com/reneezhao716VOA

コメント


bottom of page